長征時300紅軍一夜間集體死亡-劇毒氣HCN氫氰酸的有效檢測

參考資料來自:人民網,作者:馬泰泉,原題:長征勝利前,六盤山三百紅軍突然一夜之間集體死亡

長征勝利前,六盤山三百紅軍突然一夜之間集體死亡就在長征快要勝利結束時,駐扎在六盤山下的紅軍將士一夜之間竟無聲無息地突然死亡300多人!他們究竟是怎么犧牲的?多年來一直是個謎。

50年后,兩個軍人利用科學終于揭開了謎底。


1935年10月7日,中央紅軍越過六盤山主峰,在青石嘴與國民黨何炷國騎兵軍第七師十九團展開了一場激戰。毛澤東果斷地對林彪和左權說:“吃掉它!”林彪、左權遂指揮一縱兵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下山去,不到一個時辰戰斗即告大捷,斃敵200余人,俘敵近百人,繳獲戰馬150多匹。由此裝備了一個偵察連,紅軍開始有了自己的騎兵部隊。

戰斗結束,毛澤東站在六盤山一座巨石嵯峨的山頭上,詩興大發,縱情吟詞一首《清平樂·六盤山》:“天高云淡,望斷南飛雁。不到長城非好漢,屈指行程二萬。六盤山上高峰,紅旗漫卷西風?!边@就是毛澤東!他把戰爭詩化了,升華了!接著,他又幽默地對身邊的指戰員說:“你們這些從江西熬到現在的紅軍戰士,個個可都是寶貝呀!你們是革命的種子,不久的將來要撒向全國去,那可是一大片一大片地開花、結果!”

可就在第二天黎明,毛澤東被緊急送來的一份報告驚呆了:耿灣鎮夜間發生了一起紅軍命案,駐扎在鎮外宿營地的紅軍將士一夜之間竟無聲無息地突然死亡300多人!

報告稱,三個營的指戰員在昨天到達這里,宿營前還一個個生龍活虎,可睡下后就再也沒有發出一點聲息。如此集體死亡,其原因初步斷定是食物中毒。

300多號人??!這個數目對歷盡千難萬險由當初從江西出發的近9萬人,到走出草地后剩下7000多人的中央紅軍來說,損失實在太大了!就在襲擊敵人的騎兵團,而后在洪德縣城突圍脫險時也未死傷一卒一兵,怎么會在脫險后的耿灣宿營地,無任何交火跡象的情況下,如此奇怪地死了300多人。他們連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就被莫名其妙地從紅軍實力中一筆勾銷了,而對方顯然沒有費一槍一彈就制造了一樁駭人聽聞的驚天命案!
毛澤東扼腕頓足,無比憤怒,令保衛局即速查辦謀害這些紅軍將士的兇手。

耿灣鎮泣聲一片。究竟誰是兇手?經過一番調查分析,大都認為是國民黨派遣特務投毒所致??蓴橙嗽谀膬??他們從哪里來?現在又隱藏在何處?

根據毛澤東的指示,紅軍立即組織力量進行偵破,也抓了一些可疑人員進行審訊,但案情沒有絲毫進展。紅軍到達陜北后,毛澤東仍惦記著這樁命案,派專人又返回耿灣鎮對此案再次進行偵破。但經過數月調查,仍未找到任何線索……

毛澤東的《清平樂·六盤山》在后來傳遍神州,婦孺皆知。然而,發生在六盤山下的這起紅軍命案卻一直未破,被塵封在共和國的歷史檔案中,成了許多我紅軍將士終生沒有解開的一個謎團。每當毛澤東談起“六盤山”的詩句,講起長征后到達陜北的這段歲月,他總是忘不了這300多紅軍將士的冤魂,扼腕嘆息。他曾親自部署讓周恩來負責偵破此案,然而周恩來查遍了全國的重要特務案和間諜案,卻無論怎樣也與此案聯系不上,終是未得其解,成為懸案。

時光匆匆流過了50多年,此案終于被破解是在1989年秋天。蘭州軍區駐寧夏的某部給水團奉命到環縣進行水質勘探調查,在與當地政府有關人員的一次偶然交談中,得知了當年紅軍在六盤山下發生的這樁多年未破的奇怪命案。

給水團水文地質工程師王學印、王森林等了解了這一懸案后,開始懷疑此地的水質很可能有問題。受職業的敏感與促使,他們決定揭開這個塵封了半個多世紀的紅軍命案之謎。他們翻山越嶺,踏遍了六盤山麓的千溝萬壑,在走訪當地老百姓時聽一些老人回憶說:“紅軍從六盤山下來打了一仗后,一部分人馬沿羅家川、馬坊川等溝谷川道來到了耿灣鎮。當時天色已晚,隊伍里很多人饑渴難忍,就到溝谷里找泉水喝??墒侨f萬沒想到,第二天這地上躺倒了一片一片的人,再也沒有醒來?!?/p>

了解了這一情景后,給水團的官兵們心情十分沉重。他們根據已掌握的當地水文地質資料和現場勘察及采水樣分析,甚是震驚地發現:這里的泉水和溝水咸而苦澀,水中鉀離子含量高得驚人,一噸水中純鉀含量高達2至3公斤。而正常情況下,一噸水純鉀含量只有300至500克。同時又發現這里的水中鈉離子含量更高,并且這里有些地方的泉水和溝水溢出外流時,有不少氣泡呈間歇狀冒出來,且散發著一股難聞的氣味。這表明該地為石油分布區,斷層構造發育活躍,這些氣泡從油層冒出,就很可能帶有大量氰氣。而氰氣與鉀結合就生成氰化鉀,與鈉結合便生成氰化鈉,這是兩種劇毒性化合物,人體若攝入50微克,即可造成神經阻斷型死亡,無任何痛苦和知覺就無聲無息地死去。當年300多名紅軍是否與飲用了含有這兩種劇毒性的水而死亡有關系呢?

整整3年時間,給水團工程師王學印和王森林登六盤、下銀川,往返數十次,跑遍了銀川所有水文地質和石油化工科研單位,通過科學檢測,證明他們的推斷和采樣分析完全正確。當年到溝底喝了這種水的紅軍將士很快就窒息而死,而沒來得及下溝喝水或到了宿營地吃飯喝另外水的紅軍們就躲過了這一劫。檢測結果由蘭州軍區報中央軍委。

六盤山下紅軍犧牲的懸案終于破解。是時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開國元勛已去世十多年,他們始終未能得知那300多名紅軍將士的死因。盡管在當時他們曾經考慮到身體這個原因,甚至聯想到剛走出草地時有些紅軍戰士因久餓后而飽餐致死的情景,但如此幾百個人的同時死亡又怎能不讓人驚疑且墜入重重迷云中呢?!

紅軍命案發生后,由于敵情緊急,國民黨毛炳文部和寧夏“馬家軍”(馬鴻逵、馬鴻賓)的騎兵奉蔣介石急令猛撲過來追剿紅軍,毛澤東等人來不及在耿灣鎮為死難的紅軍將士舉行任何追悼活動,在草草安葬亡靈后,當即就又率領人馬向東急進,于10月16日到達木瓜城一帶宿營。毛澤東難以忘懷耿灣鎮發生的慘案,就近日陜甘支隊的行動部署致電彭德懷:“現在每天走路不多,請令各部利用時間進行教育,并盡力改善給養?!迸淼聭呀拥诫娢?,遂命令后勤部長楊立三把好伙食關,不準部隊隨便喝生水吃生食,違令者嚴肅處理。彭德懷在后來寫的自述中談及此案依然心痛難忍:300多號人在敵人的圍追堵截中都沒有倒下,卻在長征就要結束的時刻無聲無息地倒下了,怎不令人萬分心痛!

10月19日傍晚,陜甘支隊穿過黃土山谷——頭道川,到達陜西黃土高原心臟地帶的一個小鎮——吳起鎮。這時“馬家軍”和毛炳文的騎兵又追了上來。毛澤東對彭德懷說:“要想辦法打他們一下,砍掉這條討厭的‘尾巴’,不能讓他們一直跟到陜北,這對我們很不利?!迸淼聭阉煜虿筷犗逻_命令,進入埋伏陣地。彭德懷作戰前動員時說:“300條命不能就此白白丟掉,要讓敵人加倍償還!”經過一夜激戰,這條“尾巴”終于被砍掉了。

硝煙漸漸散去,毛澤東登上馬梁山頂眺望,方圓皆是綿延的淺褐色的黃土山丘,和被雨水沖蝕得干裂的溝壑,山頂上有塊高大的界碑,碑的正面刻著“分水嶺”三個大字,作為甘肅、陜西兩省的分界線。毛澤東看了碑陰(碑的北面)文字,興奮地對大家說:“我們已經走過了10個省,走下山去,就進入第11個省——陜西省了,那里就是我們的根據地,我們的家!”

現在的供水都已經更為保障,不太可能發生類似的悲劇。但劇毒物質作為生產原料仍然被大量采用,仍然有檢測他們并保障人員生命的需求。其中對于劇毒物質HCN氫氰酸,我們推薦使用德國德爾格Draeger的電化學氣體檢測儀Polytron?7000和Polytron?8000.

上?;命c工業科技有限公司有著豐富的毒氣檢測行業經驗;從設計,選型到施工。公司網址為:http://www.011776.live

發表評論